【一发完结】(修改版)等有一天我们都老了,你也还会是这样一个傻逼

因为这是黄少天的生贺,所以为了存托主角,叶神OOC了(并不是黄少没有OOC)

相信我,我真的真的是叶修粉!

为了剧情需要,让蓝雨战队和卢瀚文背黑锅了。

这只是平行空间,平行空间,平行空间,重要的事情说3遍!



-----------------------------------------------------------------------------


  等有一天我们都老了,你也还会是这样一个傻逼

 

 

 

  对于荣耀这个游戏能够如此受欢迎,运营方和游戏公司也很难否认职业联赛在其中的作用。这就好比原作跟同人的关系一样,尽管原作多半觉得同人是借别人的菜下锅的无根之萍,看他起高楼之际心里难以不生出诸多的不屑,但还是得自嘲笑侃得腐女者得天下,多多少少官方给发点糖。

 

  所以这一次荣耀的游戏大更新不仅选在了职业联赛的空窗期,而且还邀请了职业选手来当发布会的嘉宾。而叶修作为这辈子无论游戏或者他自己有没有被天灾人祸毁灭,都跟荣耀脱不开关系的荣耀精神代言人毫无疑问地被发了邀请卡。

 

  本来嘛,一开始让叶修一个游戏死宅来出席这种公众活动他是不愿意的,但是架不住千里送请帖上门的人是冯宪君这个堂堂的联盟主席。倒不是说联盟主席的面子有多大,但是就如众人所知的玩儿战术的人心太脏那样,当主席的人总是手段太黑脸太厚的,所以他来了。

 

  看到酒店会场里布置的活动海报,读着大更新的宣传小册子,叶修深深认为自己原本是不该来的,但是他已经来了。叶修从多媒体厅转出来往自己的房间走,点了根烟,走到转角的时候顺手把小册子塞进了垃圾箱,正好看到从走廊的另外一边有个年轻人领着一个熟面孔走了过来。

 

  那个年轻人的名字他叫不出来,但是知道这人是冯宪君的小助理,而跟他在身后的人则让他很意外。叶修手里夹着烟,眉毛一挑,“怎么是你?”

 

  “怎么是我?什么叫怎么是我?我怎么了?怎么不能是我?何况这种场合除了我还有谁更有资格吗?就算你当过一次我的领队你也不能就诋毁我闪耀的存在小段你说是不是?”那人朝身边的年轻人象征性地问了一句,然后压根没有等待对方的回应又转向叶修,“比起你这种按资历得到资格的家伙来说,我才是新一代实力的代表,怎么是我?当然是我了,除了我这个联盟人气第一人还能是谁呢?倒是你退役一次两次了你怎么还赖着不走,我才想问怎么是你呢,哦不,是怎么老是你?”

 

  “……”叶修舔了舔嘴唇,默默地把烟又送回嘴边。跟黄少天这个人说话把,4个字能换回至少40个字,总会让人有一种这把赚了了的感觉,虽然估计他自己也会有一种老子回你十倍的赚了的舒爽,但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双赢吧。

 

  “哈哈,两位感情真好。”被黄少天叫做小段的助理也不知道是真心这么觉得还是说着场面话,但至少他还是努力过了。

 

  当然这种程度的圆场对黄少天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他只要想说话,无论你给了他什么由头或者根本没有给他由头他也能说个爽,所以他又兴致勃勃地开口了,“谁和他感情好?你不知道我们蓝雨跟他干了多久的架了吗?哦不,不止是我们蓝雨,整个职业圈都跟他干过吧,诶?对哦,这么一说起来这家伙简直是职业圈的公敌啊,啊哈哈哈哈哈哈,我说公敌你难道没有这种自觉吗,你居然敢单枪匹马地来参加活动?你也不怕晚上被人破门爆……”

 

  叶修看着小助理道行不足已露愁容的窘态,非常乐于助人地扬手捂住了黄少天那张没把门的嘴。不得不说这一扬手的动作无论是速度还是准确度都无可挑剔,不愧是无可争议的联盟第一人。小助理这么想着,突然一下子反应过来,迅速从口袋里摸出房卡递给黄少天,“黄少,这是你的房卡,这边这间就是,叶神住你对面。叶神,这是主办方送过来的手柄,软件你们房里的电脑里已经装好了,直接打开游戏设定启用手柄就能用了。电脑里的客户端是更新过的,默认连的是测试服,账号上有一个满级角色,你们要新建也可以。”

 

  叶修点头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纸袋,纸袋上印着荣耀logo,里面装的是两个X-box的手柄盒子,估计是直接从赠品里抽了个袋子随便装上的。叶修拿出手柄看了看,对助理点了点头,“嗯,有什么问题我再找你。”

 

  目送助理君感激地抽身而退的背影,叶修把手里的袋子递给黄少天,转身面门摸出了自己的房卡。

 

  黄少天拎着纸袋愣了一下,片刻的安静之后又瞬间炸了毛,“你就这样打发我?你就这样打发我??叶修你这个人真是太薄情,以我们的交情你居然一句问候都没有就甩后背给我?想想你当初落难的时候我是怎么对你的,哥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身价陪你去打副本啊,你现在得瑟了,不过就是个神秘嘉宾嘛,我也是啊,你有什么好碉的?居然对着人见人爱车见车载花见花开的我甩个背影,你好意思吗你?好样的啊你,明天的表演赛我分分钟把你打趴下,绝对不会给你留一丁点儿的面子!哥就把话放这儿了,洗干净屁股受死吧!”

 

  叶修置若罔闻地刷卡开门,半扶着门框回头斜瞥黄少天一眼,“我一般听到别人说的都是‘洗干净脖子等着’,没想到你脑袋是长屁股上的。”

 

  “呃!?”黄少天第一次知道这话还能这么解释,顿时大感憋屈,“卧槽啊!”

 

  “而且,”叶修没给他继续飚字数的机会,无辜地摊了摊手,“谁跟你感情好了?”

 

   “好啊你!我说了一句你就记住了是吧!你要不要记忆力这么好啊?你要跟我拼记忆是吗?那我就来提醒你一下,上回帮你打副本的事你怎么说?哥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身价哦!是一包方便面就可以打发的吗?你以为哥是谁啊?哥是黄少天,联盟职业圈人气第一人,全荣耀粉丝的偶像,你看看你的态度?别拿自己当根葱,你自己退役几次了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

 

  黄少天一边嘴上不闲着,一边拎着手提袋就拨开门口的叶修进了房间,自己的背包还在身上没回房间放下来呢。

 

  叶修甚至不用回头去看就知道黄少天一定已经把自己当成爷房间当成行宫而叶修是开门的门童了,不过他也懒得跟这人计较,关了门一边拆手柄一边走到电脑旁边坐了下来。

 

  “这手柄是干什么用的?不会是让我们用手柄打比赛吧?难道这次的发布会是要说荣耀更新了手柄系统以后这游戏可以插手柄玩儿?哇塞我真是天才,居然只是看到手柄就想到了这么多。”

 

  叶修抬头看了黄少天一眼,跟这人待一起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你永远不用担心冷场,也不用担心找不到话题场面尴尬,他绝对不会给你机会去冷场,甚至就算真的有什么尴尬他也能迅速地用难以忽略的字数将之掩盖。量变产生质变不愧是真理。

 

  “就算你们经理没给你看邀请函,你不知道这次发布会是说手柄系统的导入,但来了这儿,手柄都拿在手里了你还不知道,那你才是真的天才。”其实对上黄少天,叶修很少会说这么多话,但是他确实有点意外,虽然这次联赛蓝雨是冠军,游戏官方邀请蓝雨的选手来作嘉宾是情理之中的事,但他却没有想到来的人是黄少天。

 

  “我觉得你这话里有别的意思。”黄少天扬起眉,冲叶修瞪起大眼。

 

  “你没有理解错,我就是在说你傻。”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我刚刚干嘛要问你,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我明明知道你这个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是为什么我一不留神就把你当成个正经人了呢,唉,我真是太天真了!晦气!”黄少天坐在叶修的床上捶胸顿足。

 

  “是啊,蓝雨这么多人,怎么就派了你来受我的气呢?”叶修弹掉烟灰,似笑非笑地看着黄少天。

 

  “啧。”黄少天罕见地没有还嘴,起身走到叶修身边,拍着他的肩膀把他从电脑桌前扫开,顺势戳开了电脑。然后他毫无征兆地转移了话题,“我以前玩儿的手柄不是这样的啊。”

 

  “你以前还玩儿过手柄?”叶修有些惊讶。他年纪比黄少天稍微大一些,小时候玩儿过家用游戏机。不过从他上中学起的时候,电脑游戏就已经很流行了,从他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因为沉迷游戏而离家出走就看得出来。而比他年纪小一些的黄少天,估计小学时代就已经是电脑游戏的天下,他以为手柄这种跟卡带游戏配套的外设对黄少天来说应该是很陌生的。

 

  然而黄少天就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露出了鄙视的表情,“我说大叔,你不会不知道PS3456X-boxN6这些游戏机吧,别说红白机到现在还有死忠粉,就算家用游戏机的用户大多是核心玩家,但是那加起来也有一大票了好吧?别人都叫你荣耀教科书了,难道你除了荣耀别的科目都是负分吗??”

 

  “……”叶修哑口无言。黄少天并没有那么说,甚至叶修一直都知道黄少天一开口就会说很多话其中大部分都是没有经过大脑的,但这样一来反而让他的话都特别顺从本心,刚才那一段话中毫无疑问地透露出了年龄歧视的意思。不过他转念一想,黄少天刚才说这手柄跟他以前玩儿的不一样,这显然说明——“你不也没玩儿过吗?”

 

  “我是谁?脑子转得最快手最快的黄少天!就算我没摸过,今儿第一次玩,你明天也不是我的对手!看我不把你打得趴下叫爸爸!”

 

  “你只是个DPS,不要以为自己是MT。”

 

  “那是,虽然你也是个DPS但是你拉仇恨那是一把好手啊,OT妥妥的~~”

 

  “你也不赖。”

 

  “你是在夸我输出高吗?哈哈哈,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在被打倒之前把对方干掉就是王道!剑在我手,天下我有!”

 

  “……”

 

  瞧这楼歪的。

 

  看黄少天霸住电脑不放的模样,叶修起身去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再送一台笔记本到客房来。这玩意儿显然他跟黄少天都不熟悉,既然明天的发布会上有表演赛,总得琢磨一下怎么用才好,不然连走位都控制不好,那脸可就丢大了,这就是高手的压力。

 

  黄少天已经登入了游戏,账号上有一个满级的战斗法师角色,显然是因为这是给叶修预备的电脑。虽然荣耀这款游戏的任何职业叶修都很熟悉,但他最有名的角色无疑是他最熟悉的,使用新的操作方式应该也更容易上手。但黄少天显然对战斗法师没辙,回头冲着正在讲电话的叶修说,“帮我问问小段我那个号的账号密码是多少,你这个我用不了。”

 

  叶修依言帮他问了,却又一脸嫌弃地看着黄少天,“那你不滚回去用你自己那一台?”

 

  “哎呀哎呀哎呀,我不就是吐槽了你几句吗,用得着这么跟我较劲儿吗?我用你的电脑是不把你当外人啊,等等何况这也不是你的电脑吧,这明明是酒店的电脑啊,你不也刚住进来没多久吗,这房间也没有姓叶啊,我就是要玩儿这台了又怎么样,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呢,要不我们换房间吧,你去我房间玩儿我那台,哦对哦,我那台上面的一定是一个剑客,但是你是叶修大神嘛,荣耀教科书怎么会玩儿不了剑客呢,你一定可以的,快去吧,不要浪费时间了,抓紧练习。”黄少天忙着登出账号,说这些话的时候头都没回一下。

 

  “要不要喝水?”叶修挂了电话,冲着黄少天的后脑勺问。

 

  “咦?这么好?哎呀我真是错怪你了,叶修大大你棒棒哒,知道我刚刚到酒店又说了这么多话一定是口渴了,你这么贤惠谁娶了你一定有福气,哦不,谁嫁了你一定有福气。我跟你说啊……”黄少天开心地回身看着叶修走到茶几旁边,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了盖子,然后,送到自己嘴边美美地喝了一口。“卧槽……你是不是人啊!有你这么逗人玩儿的吗?我收回之前说看错了你的话,你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啊!”

 

  “异性在哪里?”叶修又抿了一口水,美滋滋地舔了舔嘴唇。

 

  “异性当然是在你的心里,难道在你的面前啊?你是眼睛脱窗还是老眼昏花,难道我还会是个异性吗?”

 

  异性倒不会,异类绝对算。叶修本来想还嘴的,但是却又忍住了,抓起另外一瓶水朝黄少天扔了过去。“说回正事儿吧,蓝雨怎么让你来?”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蓝雨怎么让我来?难道我没有资格代表荣耀职业圈吗?不,我有这个资格,只有我才有这个资格!”黄少天昂着下巴把胸脯拍得砰砰的。

 

  “喻文州不是要退役了吗?正好让他发挥余热出来参加活动啊。”叶修没有理他,坚定地摆正话题。

 

  “……嗯啊,”大概是因为叶修的表情很正经,所以黄少天也收敛了起来,“你知道的嘛,队长退役要忙的事情一大堆,他怎么有那个时间。喻队跟你不一样啊,你以前在嘉世是突然离开退役,后来兴欣也是说退役就退役。”

 

  “这倒是,”叶修轻轻一笑,“不过喻文州那个手残,没什么状态可言啊,他那手速根本没有下滑的可能吧,干嘛要退役?不是因为职业状态,难道是因为失恋吗?还是说要结婚?你刚才脱口而出的有异性没人性其实是有指向的是吧?”

 

  “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我警告你不要瞎搬弄我们队长的是非啊,不然我跟你没完啊。”

 

  “你这么维护你们队长?你看他都不要你了。”

 

  “什么叫他不要我!喻队那是退役!不是始乱终弃!你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跟你这种思想复杂的人待在一个房间里我感觉自己都要被污染了,啊啊啊啊啊,队长,我要回家~~”黄少天伸长了手往门口空抓,屁股却完全没有离开板凳的意思。

 

  叶修轻啧了一声,又喝了两口水。是了,一个要退役的队长来参加一个新系统的发布会,怎么看都是不合宜的,所以让王牌出场才是更妥善的安排。然而,对于游戏官方来说,职业联盟就像是同人圈一样的存在,而战队就像是社团,他们彼此有各自的粉丝和盈利点,互相之间虽然有依附关系,但毕竟是各自独立的存在,双方并不会为了对方的需要就损坏自己的利益,这才是正常的做法。黄少天来出席这场发布会,在叶修看来,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

 

  “你们下一任队长是谁?”既然前任队长要退役,那么不在战队处理交接工作的人显然就不是下一任的会长。在蓝雨,比黄少天更有资格,更有实力,更有队内人缘和粉丝人气的,就叶修所知,并没有那样的人。虽然有些意外喻文州的退役,但叶修下意识地认为接任的会是黄少天,他想很多人应该也是这么认为的。

 

  “小卢。”黄少天的嘴里蹦出清脆的两个字。

 

  卢瀚文,那个十四岁进入职业战队的新秀。江湖人称黄少天第二的那个新人。今年才比当初离家出走时的叶修大一点的少年,即将成为刚刚过去的上个赛季的联赛冠军战队的队长。叶修并不想用这样的形容来定义这个事件,然而他很难想到比这更形象的比喻——最美味的蛋糕落到了最年幼的人手里。

 

  叶修不自觉地沉默了。

 

  而很诡异的是,与此同时黄少天也沉默了。

 

  叶修能想象黄少天的战队,那一定是一个骄阳般热情,每一场比赛无论胜负都让人觉得爽过了的队伍。而卢瀚文会带出什么样的战队呢?他现在自己的风格都不太明显。没有风格的战队,在这个职业圈里能抢占怎样的地盘?或者更甚至是,能不能抢到地盘?会不会轻易被其他人吞噬?

 

  在叶修想了这么多的同时,黄少天终于也想到了。也许他并不是刚刚才想出来的,但憋了那么久,总算是组织好了语言。对于一向不需要组织,语言就流利得让人流泪的黄少天来说,这是很难得的事。他像是依然在斟字酌句似的,开口的时候说得很慢:

 

  “我不反对小卢当队长。你也许并不很清楚,但是现在的游戏圈和我们以前不一样,除了游戏本身,还会加入很多其他的元素。你看,就像游戏现在推出新的操作系统一样,战队也有各种新的尝试。

 

  小卢是年纪小了些,但是我们有自己的战队经理,事务方面不需要小卢操心,也不会转嫁到其他队员的头上。战术的制定和训练计划,蓝雨已经有了自己的流程,虽然以前都是队长拍板,但并不是没有其他人的参与。我们需要更多的练习来尝试新的战术模式,这原本就是需要创新的,即使喻队不走,也一样需要创新和改变,只不过那几乎是他一个人的事,而今后需要所有人的尝试。我们都有机会,成长成一个更成熟的战术家,对游戏的理解也会更深入,这对我们都有好处。”

 

  “玩儿战术是需要天赋的,三个臭皮匠顶不了一个诸葛亮。”叶修毫不客气。

 

  “咦?”黄少天愣了一下,“玩儿战术的不是只要心够脏吗?”

 

  “咳咳咳咳咳!”叶修被自己的烟呛得眼泪都出来了,他恨恨地看着一脸无辜的黄少天,笑骂,“你觉得你有那资质吗?”

 

  “我是纯洁的。”黄少天摊了摊手,“你知道我的意思嘛,我是说小卢还年轻,他还有很长的职业生涯,蓝雨也会有其他的新人,就像当初喻队被从训练营发掘出来一样,天才总是会在蓝雨发光。”

 

  那么,现在呢?

 

  现在的这些已经不再年轻的人要怎么办?

 

  一个战队选手的职业生命是有限的,在这有限的职业生涯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明确定位,就像下副本有THDPS的铁三角一样,战队也是一样,不同的是副本里的队长拥有的只是装备分配的权利,而现实中的战队队长更多了一份社会地位。如果一个选手曾经是某个战队的队长,在职业选手登记的资料上,他们就比别人多出一栏,如果离开职业圈,这会给他们的人生添上光彩的一笔。

 

  比如说,喻文州现在退役,联赛冠军队蓝雨战队前任队长,虽然很多人不知道那是干嘛的,但好歹听上去好听,他未来的丈母娘脸上也特别有光彩。如果黄少天现在退役,前联盟职业选手,明星选手,超人气选手,可惜就当到副队长。这对三次元的居民来说,简直就像律师和法师的区别。他们会认为当了这么久的副队长在队长退役后都没转正肯定是你有重大问题。虽然黄少天确实很话唠……

 

  有这样一个机会,他原本理所当然地应该落到黄少天身上,却分给了还远远不需要这层光环的卢瀚文。虽然黄少天说了,想以此证明那并不是坏事,而是新的尝试,然而,叶修觉得他想得实在太天真,现实简单得令人发指,“只是因为他是年龄最小的职业选手吧。”叶修弹了弹烟灰,满不在乎。

 

  “……”黄少天望着叶修眨了眨眼睛,依然无辜。

 

  “没有那么多的尝试或者发展什么的,仅仅是因为他是最小的,这是个噱头。投资方和联盟要的就是热闹,至于战队会不会群龙无首,他们并不在意,只要能够迅速提高关注度,就是他们的目的。如果造成了什么不好的影响,战队成绩下降,那要么是队员的状态不好,要么是队长背锅,对他们的大局没有什么影响。”叶修挑眉看向黄少天,“其实就是这样的吧?”

 

  “……”黄少天抿了抿嘴。

 

  “如果是你当队长,虽然蓝雨不会是现在的蓝雨,但会成为一个新战队的可能性显然更高。你居然能忍,我真没想到。”叶修轻轻一笑。

 

  “我不是在忍,”黄少天轻轻闭了闭眼睛,“我是王牌,但我不是战队第二人。不管别人怎么认为,但我原本并不是队长候补,谁也没有想过喻队走了我就是队长,包括我自己。如果我去争,蓝雨就完了。你不是蓝雨的人,你不懂。蓝雨就是蓝雨,不满的,不接受的人,可以走,但是不能内部争斗。这也许是喻队的风格,但它已经成了蓝雨的风格。你们都知道蓝雨内部和谐,一旦它不再和谐,那他就不是蓝雨了。比起战队成绩,比起蝉联冠军,这种风格才是蓝雨的根本。”

 

  黄少天说这些的时候不禁想起了于锋。当时于锋转会的时候,有的人认为他是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有的人认为他是为了百花队长的头衔,但黄少天知道他是为了蓝雨。因为蓝雨没有他的位置,所以他离开蓝雨。就像以后也会有人对卢瀚文说三道四,但卢瀚文依然会成为队长,无论他有没有这个能力去挑起这个重担,他也依然会去挑。

 

  “小卢是不够成熟,但是我会帮他。我们蓝雨的每个人都会帮他,他自己也会努力。当然了,像我们这么纯洁的心灵到底能不能脏得下来就算是天才如我也不能打包票的,如果这是资质问题,我承认我对自己这方面的资质没有信心。”黄少天说到这里,眉梢飞扬起来,轻快的笑意又染上了他的眼睛。

 

  叶修觉得自己好像应该说点什么,但看黄少天现在的样子,他觉得也许什么都不说是最好的。这是个天真的话痨,正如他自己所说一样,有一颗纯洁如傻逼的赤子之心,最初认定的东西,即使明白了也很难改掉。他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因为一件小事就很容易想到一些表面以下不甚光明的东西,但黄少天这个人,即使有一天他们都老了,也还会是这样一个傻逼。

 

  敲门声响了起来,隔着酒店厚厚的木门,能听到助理显得闷闷的声音在问,“叶神?”

 

  叶修走过去开了门,接过对方手里缠成一团的电源线和网线。

 

  助理君抱着硕大的笔记本,一边往里走一边问,“叶神你之前帮黄少问的账号密码,我问到打电话给他,结果好像他手机没电了,你知道他在哪……”

 

  话说到一半,助理看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正蜷着腿坐在椅子里,手里拿着个手柄翻来覆去地玩儿。他眨了眨眼睛,一时有点不明白。他得到这份工作的时间不长,对这些神级选手有过许多耳闻,但却很少见面。他觉得自己没记错,先前见面的时候两个人互相拆台,黄少说过他跟叶神的关系并不好,但现在又窝在对方房间里,而且那个包,床上那个包,为什么如此眼熟,为什么如此不客气地丢在床上。

 

  “小段,我的账号密码是多少?”刚刚还在玩儿着手柄的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切到了游戏登陆页面,他双手放在键盘上,而光标正在账号栏里一闪一闪。

 

  叶修从助理手中接过笔记本,已经熟练地在路由器和插座上挨个插上各种线,他的荣耀生涯有很长时间都在网吧度过,这些事情做起来已经驾轻就熟。

 

  黄少天凑在助理的手机上看着便笺上记着的两串字符,手上已经轻快地敲击着完成了输入,尔后进到登陆界面,看到了那个官方帮他复制了数据的角色,夜雨声声烦。

 

  “夜雨声声烦!!这个名字好逗!!哈哈哈哈!叶修你快登你的看看,是叫一叶之秋秋还是叫君莫笑笑?既然是战斗法师,我觉得肯定是叫一叶之秋秋了,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建号的人是谁?一定要叫出来认识认识啊,哈哈哈哈!!!”黄少天在椅子上笑得东倒西歪,居然没摔下来,也是很让人敬佩的平衡感。

 

  助理有些好奇地看向叶修,不知道面对这样的黄少天,对方会是什么反应。然而叶修面无表情地开了电脑,根本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在叶修登陆的时候,助理君偷瞄了一下角色ID,嗯,还好不是叫一叶之秋秋,那个全身极品的账号有个很正常或者说正经的名字,“一叶知秋”。

 

  ……

 

  “喂,你干嘛跟着我?”黄少天的双肩包甩在肩上,嫌弃地看着叶修。

 

  活动结束之后,他按之前确定好的行程飞回基地,意外的是叶修跟他坐的是同一班飞机。

 

  “啊,我正好到G市有点事。”叶修随口回着,并没有打算告诉对方自己这是担心对方,打算这段时间都待在G市了。叶修和其他的职业选手不一样,他的来历依旧十分神秘,除了一个名字,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甚至他家住哪里,在国际邀请赛后也是没有对其他人说,不过这个其他人显然不包括苏沐橙和黄少天的。黄少天是知道他家在B市。叶修就算离开B市也是去H市去得多。

 

  “我有一个问题,”黄少天满脸戒备地看着他,“你一定要老实地回答我。别的我也不说了,作为手下败将,你在我面前至少需要表现足够的诚实。”

 

  “说谁手下败将呢?双方各5个据点,你的全破了,我这边5个都好好的,系统判定我完胜,你是在做梦才会以为自己赢了我吧?”叶修挑眉嘲笑。

 

  “推塔算个鸟!PK才是王道!哥杀了你23次!记住这个数字!荣耀教科书史无前例的惨败!荣耀史上从来没有谁拿到过如此辉煌的人头,哥我是注定要成为传说的人,而你,就是那个衬托我耀眼光芒的炮灰~~”

 

  “你说的荣耀史是指这次发布会上的全新自定义对战模式吗?”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我剑下死了23次!23啊!二十三呀!二贰拾叁啊!twentythree!”

 

  “你这么装疯卖傻到底是有多不想回基地?”

 

  “我还没问你你就说了,你不会真的要跟我到基地吧?你要去蓝雨干嘛?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联盟公敌吗?没事儿别来祸害我们蓝雨行吗?我们都是很纯洁的儿童,我们的心灵是像水晶一样透亮透亮的,你这种人不说干别的,就算往我们家门口一站都会污染了我们整个基地的风水,要是小卢不小心长歪了那一定都是因为你到此一游!”黄少天一旦被踩到尾巴,话就尤其地多起来。

 

  “没那么严重吧,喻文州都当了你多少年的队长了,你不是一直出淤泥而不染吗?”叶修眉头微皱,一脸矫情。

 

  “我们家喻队怎么能跟你比?!”

 

  “你这是在承认他不如我吗?”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不能用我们队长的短处去比你的长处,虽然他手速不如你,但是并不是战术天赋不如你。”

 

  “那你的意思是他心比我还脏了?”

 

  “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方你这种人当然得用特殊的办法,我们家队长这是,唔……这是自污以退敌!对!就像佛祖的割肉饲鹰!这叫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

 

  “你还能听懂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你不要一副你自己说的话很有营养的样子,不就是瞎扯吗,你管我说了什么?你还不是我说什么就跟我说什么?其实你也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不是吗?为什么非要说清楚在说什么,明明是你自己不说实话还硬是要怨我,你到底跟着我去基地是要做什么?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走了。”黄少天说着抢前两步停在叶修面前,下巴朝着叶修一抬,模样就像要打架似的。

 

  “切,说得好像你不带路我就不认识路似的。”叶修鄙视地甩了他一眼,迈开步子自顾自地往前走。

 

  “叶修!你给我站住!”黄少天还没再多说一句,就被擦肩而过的叶修带住背包一拽,整个人像陀螺似的打了个转,顺着那股力量往前走了几步,就像被叶修给拖走了似的。

 

  “听你说得挺惨的,好像过阵子蓝雨就要倒了似的,我决定趁现在去看看,留点儿回忆。”

 

  “蓝雨有你毛的回忆啊!!”黄少天忍不住吼道。要有也是我的回忆,队长的回忆,我们蓝雨人的回忆。

 

  “哟……”叶修回头,有些惊讶。但接着眼中光芒一闪,他又抿住了嘴。

 

  一辆小车在他们身边停下来,窗户被摇了下来,副驾驶座的少年探出双手用力地挥舞,“黄少~欢迎回来!”

 

  接着是一个略带埋怨的声音,“怎么回来都不打电话回来,我们在机场等半天结果你被别人拐跑了。”

 

  “小卢乖,”黄少天揉了揉卢瀚文的头发,转向喻文州不满地嚷嚷,“队长你什么意思,谁被谁拐跑了?!对叶修这种家伙也是能胳膊肘朝外弯的吗?!”

 

  “看来你被欺负得挺惨啊。”喻文州淡淡地笑着,看向叶修的眼神却说不清藏着笑意还是什么别的。

 

  “文州,我听说你失恋了要退役,玩儿大了吧?”叶修毫不心虚地回视。

 

  “失恋这个不提,不过退役的事嘛……”

 

  “黄少我跟你说!队长他不走了!!”

 

  “什么?!真的?!”黄少天双手按在引擎盖上,双肩包从他的肩膀滑下来,背包里的手臂把引擎盖砸出咚的一声,他隔着车窗盯着驾驶席上的喻文州,车窗反光,看不太仔细,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叶修看着黄少天眼中闪烁的微光,嘴角禁不住浮起笑意。看他开心流露的时候,连旁人都会觉得花朵绽放,听到他纠结在意的包袱,连局外人都想陪他探个究竟。明明是这样一个有感染他人天赋的傻逼,喻文州说自己欺负了他,玩儿战术的人心真是脏啊。不就是拐走了蓝雨的剑嘛,再说蓝雨现在也不止一把剑了,而自己只看中了这个有点傻的话唠。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