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朝朝暮暮(第五章) by千夜

不是我写的,帮朋友发……


第五章 全明星赛(上)

每年第一个周末是荣耀职业联盟的全明星赛。这个活动聚集所有的职业选手,是个嘉年华般的热闹聚会。活动是荣耀职业联盟第一任主席金成义提议的,初衷是想在紧张的联赛中给职业选手一个放松、娱乐、联欢的聚会。活动类似美国NBA全明星周末,有许多表演性质的节目,包括新秀挑战赛、邀请现场观众上台与职业选手一起参加的比赛等,当然最大的看点还是第三天的全明星赛。

参加全明星赛的选手由玩家参与投票选出,再随机分成两组按职业联盟赛制开展对抗。能入选全明星的都是当赛季人气最高的选手,他们或者是因为技术实力高超,或者是因为本身拥有超高人气,或者是因为所操作的角色备受玩家支持。

活动在职业联盟第三赛季第一次举办,没想到获得巨大的反响,玩家表现的热情远远超乎联盟的想象,活动成功带给联盟和俱乐部的口碑效应和经济效益也不容小觑。从第三赛季开始便年年举办,每次由一家俱乐部负责。

叶修本来以为今年退役这个活动就跟自己没关系了,没想到陈果搞到三份三日联票,不由分说带上唐柔和他出发去了本次全明星赛举办地,轮回俱乐部所在的S市“出差”。

对于全明星周末叶修曾经有过不愉快的回忆。第一次全明星周末的新秀挑战赛上,报名参加的七名新秀全部点名叶秋。七场比赛下来,叶修觉得自己手都快抽筋了。他也因此创造了“新秀挑战赛上被点名最多”的纪录,无论是单届,还是总数,都是冠军。

后来全明星周末成为他和张新杰为数不多的见面机会之一,叶修对全明星赛也不再抗拒,反而心底有些小期待。

 

两人的第二次见面,就是在第四赛季全明星周末。当年活动由百花俱乐部承办,活动地点也是在百花所在的城市——有春城之称的K市。

自从上次霸图主场之后,两人几乎每天都有通过QQ交流。内容几乎都是荣耀的比赛、战术、操作,偶尔也会聊些天气、职业选手小八卦什么的。

叶修记得早几年的时候,圈中高手偶尔会在网上或者比赛后聚集起来讨论荣耀技战术,还自诩是“荣耀学术研讨会”。但是随着荣耀职业联盟成立,竞技场上的竞争日益激烈,职业选手们坐在一起讨论的场景早已成为昨日黄花。

虽然战术什么的在比赛中用过一次后很容易被别人学去,大招的操作也会被模仿,但是第一次使用的时候往往会因为出其不意成为获胜的筹码。当然现在这种竞争使得荣耀技战术的开发百家争鸣,叶修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还会怀念当初大家一起讨论的日子。

现在和张新杰的交流让他有久违的感觉,对方战术上的造诣更让他觉得愉快。作为霸图的新人,张新杰当初居然敢直接找到他请教这点,叶修一直感到好奇。这就是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吗?两人比较熟悉之后他问过张新杰,难道不怕自己拒绝?

张新杰很迅速地回答:“叶队不是这样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啊?你以为我是哪样的人呢?叶修真想知道对方的肯定从哪儿来,也想不通为啥当初自己一句嘲讽都没开。是因为对方认真的眼神吗?

聊得久了,叶修对张新杰的自律和一丝不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某次聊天的时候他开玩笑:“你每天问我这么多问题,得缴学费吧?”

张新杰马上要了他的支付宝,第二天叶修就看到自己支付宝多了一笔近六位数的转款,留言只有两个字“学费”。叶修赶紧找苏沐橙要了张新杰的手机号打过去,结果对方训练中没有接电话。好不容易打通电话,张新杰只是淡淡地说:“我不知道应该给多少,现在我只有这些钱。如果叶队觉得不够,分期付款可以吗?”

叶修当然马上把钱退回去了。但这之后和张新杰开玩笑的时候,他都会稍微考虑一下分寸。他是想逗张新杰玩,可不想每次被张新杰搞得要心脏病发作。

一周七天,张新杰每天上QQ的时间都有固定的时间段,叶修登录QQ的时间也渐渐和他一致。直到某天吃午饭的时候加了两人好友并且都有隐身可见的苏沐橙随口说了句:“最近你和张新杰QQ在线的时间好同步啊。”叶修才猛然反应过来,惊得差点扔了筷子。

怎么觉得自己无意中被对方吃得死死的,难道接下来是要晚上十一点睡觉早上六点起来快走么?叶修想了一下,一身冷汗。

那天晚上叶修难得没有上网。既没有玩荣耀,也没有上QQ,只是在房间默默抽着烟。

这种情愫对叶修并不太陌生,只是有点遥远。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对一个见过一次面的人——还是霸图的队员——动了这样的心思。

开始他把对方当做普通后辈,只不过因为严谨的个性和对荣耀战术的热爱有些另眼相待。随着交流的深入,叶修对他的好感度越来越高。每晚的QQ聊天都让他万分期待,搞得跟情窦初开的小孩一样。不知道张新杰对自己的看法,除了霸图的敌人、嘉世的队长、战术的前辈以外,还有没有点别的什么?

如果这一切是在游戏里就好了,把对方牧师一波带走并不会太难。

他叹了口气。

 

“哟,叶队!这次又准备一挑七么?”呼啸战队的林敬言看到叶修叼着烟出现在休息室,笑着和他开玩笑。他是第二赛季加入的选手,和叶修算能开几句玩笑的熟人。

“我已经给金主席说过了,只要我上场就全部打GG。”要说去年的新秀挑战赛联盟没做手脚,叶修打死也不相信。哪儿有那么巧全部挑战他的?那老韩、老孙、张佳乐什么的,树敌不比他少吧。

“这次也不露面?”百花战队的队长孙哲平和他打招呼。

“等你们夺冠我就上台。”叶修转过头回答。

“打死你!”张佳乐冲他竖起中指。

“呵呵。”

又和几个人打了招呼,叶修终于看到自己的目标。因为全明星赛是几乎所有职业选手都会参加的活动,休息室也有好几个。

虽然两人网上聊得多,但是现实中见面这还是第二次,突然上前打招呼会不会有点尴尬啊,叶修心里有点小紧张。他还记得张新杰会提前半小时进场,今天特地一个人早早过来会场这边。

张新杰正在和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聊天。叶修知道他们和苏沐橙一样都是第四赛季的选手,但是没想到私交这么好。叶修四下望望,确定没有看到禁烟的标志才走过去。

“这个是我打印出来的,电子版已经发送到你邮箱了。有什么不清楚的你再告诉我。”喻文州说着,递了一个文件夹给张新杰。

“谢谢。”张新杰接过来马上打开看了一下。

“别老是麻烦我们文州啊,这些东西不是在网上都能找到?”黄少天不满地嚷嚷。

“没事的,少天。”喻文州笑笑,“新杰,你别介意啊。”

“哟呵。”叶修从后面走过去,直接把下巴放在黄少天肩膀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聊什么呢?”

第四赛季的选手里面,叶修最熟悉的除了苏沐橙,就是黄少天。当年魏琛在网游里发掘这个小子后,带着他没少在野图BOSS和竞技场与叶修切磋。结果当然是叶修胜多输少,不过他也承认这小子在把握时机上确实有一套,连自己都不止一次被他坑过。

仔细想想,其实黄少天和张新杰走的路子截然相反。黄少天是从网游出身的野路子,虽然被魏琛拉进蓝雨训练营,接受了职业的培训,但整体说来还是保持了自己独特的个性;而张新杰算得上是俱乐部从头培养起来的选手,接受学院派的教导,如果不是张新杰本人在战术有极高的天赋,很有可能会变成虽然操作高明但是技术水平固化的选手。当然这和蓝雨、霸图本身的风格也有关系。

上半赛程的后半段,张新杰在霸图战队里慢慢开始展现他的战术才华。经过几场比赛的磨合,霸图的战斗风格有了一些调整。叶修看得出更多的还是张新杰的妥协。即使这样张新杰相关报道的重点也慢慢从突出他的技术和超低失误率,向他杰出的战术素养转变。

 “叶队?”张新杰看到他推了他眼镜。

喻文州见是他,也毕恭毕敬叫了声“叶队”。

只有黄少天瞥了他一眼哇哇大叫:“我靠,老叶,怎么是你啊!喂喂喂,你别吸烟啊!小心烟灰掉我衣服上!你知道这是什么牌子吗?很贵的!小一万一件!烫坏了我弄死你啊!”

“什么牌子?”叶修拉了下他的后领,“哦,我认识,lú,驴牌儿。

“滚滚滚滚滚滚滚!这是LV,LV是什么你懂么?”黄少天不爽地把叶修拨到一旁。

说起来第四赛季的新人个顶个的厉害。技术上来说,蓝雨战队的黄少天、烟雨战队的楚云秀、虚空战队的李轩,皇风战队的田森,微草战队的李亦辉,当然还有嘉世的苏沐橙;战术上来说,蓝雨战队的喻文州,雷霆战队的肖时钦,霸图战队的张新杰,进入职业联盟就成为各自战队的主力,半年不到居然全部进入全明星阵容。连叶修也不由地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看张新杰和喻文州聊得开心,难道是在讨论战术?想到这里,叶修心里突然有点不爽。

“什么东西啊?我看看。”

他伸手拿过张新杰手里的文件夹,打开一看傻眼了。还以为会是什么战术情报搜集档案,没想到是G市的美食地图。

“下周霸图和蓝雨的比赛是在蓝雨主场,所以新杰请我帮忙准备的。”喻文州微笑着解释。

“你还真喜欢美食啊。”叶修想起上次在Q市张新杰带他和苏沐橙去吃的那家餐厅。

张新杰认真地说:“《韩非子·六反》中有云,温衣美食者必是家也。美食不仅仅是简单的味觉感受,更是一种精神享受,美食体现人类的文明与进步……”

“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你就是个吃货嘛。”黄少天一针见血揭穿张新杰本质。

张新杰推推眼镜,没有反驳。但是叶修敏锐地发现他耳朵红了。

“那K市有什么好吃的?”叶修随口问。

“云南菜虽然不是八大菜系,但是因为这里地域复杂、民族众多,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色饮食,所以美食也很多。”张新杰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记事本打开,比上次叶修看到的那个小一些,“云南特色菜的选料和其他地方都不一样,尤其以烹饪山珍见长,像野生菌就是这里的特色。云南菜口味清香回甜、酸辣适中。来云南一定要吃的有过桥米线、饵块、汽锅鸡……”

张新杰的滔滔不绝听得叶修三人大眼瞪小眼。连黄少天都忍不住感慨:“张新杰你要在比赛中发这些垃圾话,那攻击力一定强过我。光看就饿了,谁还有战斗力啊!”

“……我去会场。”张新杰看了下表。他把笔记本和文件夹留在桌上就先离开了。

叶修和黄少天、喻文州又聊了几句。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进来请大家出场,只剩下叶修叼着烟一个人在休息室看电视上的直播,果然这次没有新秀向他挑战了。他顺手翻了一下张新杰的笔记本。笔记本详细记录了每一次张新杰随霸图出征的当地景点和美食,包括精确到分的行程安排、网上的推荐景点和美食、游览后的景点评级、用餐后的美食评分。

漂亮整洁的字和张新杰本人一样,干净、一丝不苟。叶修一边看一边默默记下对方明日的行程。

霸图住的宾馆,好像离嘉世住的不远?

 

第二天早上张新杰训练后向队长请假。美景和美食是张新杰为数不多的爱好,这几个月来韩文清已经相当了解,他点点头,简单吩咐了几句路上小心和按时回来。

张新杰背着双肩包离开酒店。K市最知名的景区都在市郊,半天时间无法来回,所以他准备就去市区内有名的翠湖公园逛逛,然后吃点当地特色小吃。

但是走出酒店大门,张新杰看到一个半靠在栏杆上眯着眼抽烟的男人正朝他挥手。冬日暖阳透过树叶洒在他脸上,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

“叶队?”他走过去。

“要去逛逛?”

“是。”

“一起吧。”

张新杰推推眼镜没有马上回答,计划外的变化让他有点手足无措。队友里没有和他兴趣一致的,因此他向来都是单独行动。突然多了一个伴,而且还是叶秋,他觉得有些别扭,还有些愉悦。

“怎么安排?”叶修把烟头扔进随身带的便携烟灰缸里问。

 “准备先去翠湖公园。”

酒店离公园不算近,但两人没有坐车,张新杰用手机导航,叶修就跟着他走。两人随意聊着天,从荣耀到K市的蓝天白云,从过桥米线到X市的羊肉泡馍。叶修这才知道张新杰不是Q市本地人。

两人走得不快,偶尔张新杰会停下来拍照,像是街边的老房子、台阶上蜷着睡觉的猫。这时叶修就叼着烟在一旁静静等他,看着阳光在他认真的脸庞上打出迷人的阴影,时光悄悄从身旁溜走。在那瞬间,叶修明白自己是真的在意眼前这个人。

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明明认识不久,也没见过几次,但是对方就这样切切实实占据他的心,而且还在慢慢膨胀、扩大。

不过这一切叶修并不想让张新杰知道。

两人去了张新杰攻略上写的有名的过桥米线店,点了两份经典套餐。在等待的时候张新杰小声说了这是孙哲平前辈推荐的,“他说其实最好吃的应该都是在周边的地州,比如蒙自的就比K市的好吃很多。”

“那什么时候我们去吃吧。”

“……哦。”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然后半低着头看餐牌上的过桥米线起源传说。

服务员很快送上各种配菜和米线,然后是用小砂锅盛的滚烫的汤。张新杰严格按照餐牌的介绍先把肉片和蛋放下去,再放配菜,最后是米线。看叶修没有动,他又主动帮叶修弄好,然后开始吃自己那份。

张新杰先将米线挑到小碗里,小口小口吃着,米线的热气瞬间在眼镜上蒙上层雾气。他摘下眼镜,露出清秀的脸庞。米线、肉、菜,再是米线、肉、菜,他依然按着自己的规律吃饭,最后才是喝汤。一月初的K城中午不算冷,几口热汤下去张新杰的额头和脸颊都微微渗出汗水。叶修就饶有兴趣地一边吃一边欣赏。

饭后他们慢慢走到翠湖公园,还顺路买了K市有名的点心鲜花饼。

翠湖公园位于K市市中心,是当地人民休闲度假常去的地方。每年冬季这里还会有成千上万只红嘴鸥从北方飞来过冬,成为当地一景。两人围着翠湖走,张新杰拍了很多照片。

拍着拍着张新杰猛然回头,叶修不见了。他放下相机左顾右盼,附近都没有看到那个已经熟悉的身影。

果然和自己在一起很无聊吧?张新杰想起李艺博也曾兴致勃勃要和他一起逛景区,可是两人走了一会儿李艺博就嫌张新杰一直拍照,聊天的内容也不有趣就早早打道回府了。

他低下头默默盖上镜头盖。眼前的美景不再吸引他。

“怎么了?”

突然听到叶修的声音,张新杰马上转过头。

“给你。”叶修递给他一包面包屑。之前看到别人在喂红嘴鸥,张新杰跃跃欲试的眼神可没有逃过他犀利的眼神。

“这个……”张新杰推推眼镜。

“不玩么?”叶修坏笑着从袋子里抓了一把面包屑往天上一撒,马上就飞过来一大群红嘴鸥抢食,把他吓了一大跳。

张新杰看着叶修慌张狼狈的样子,开心地笑了。这是叶修第一次看到张新杰这样笑,虽然他没有相机,但是这一刹那的张新杰已经深深印在他的脑海。

喂完红嘴鸥,两人在湖边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叶修掏出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张新杰拿出刚才买的鲜花饼。

“叶队要什么口味的?”

“我不喜欢吃甜食,沐橙才喜欢。”

“哦。”张新杰也不勉强,自己拿了一块开始吃。

看他吃得一脸幸福样,叶修忍不住抓过他的手就着他吃了一半的饼咬了一口。张新杰像中了僵直弹一样整个人懵了。

叶修也发现自己刚才的举动过于亲昵——是因为和对方在一起感觉太舒服就理所当然、顺理成章……

“果然别人吃的东西特别香啊。”他有点尴尬地解释,“怎么这表情啊,我可没病哦,刚体检过,要看体检报告吗?”

张新杰推推眼镜没有回答。他低下头选了个不同包装的点心递叶修。

“云腿的,据说不太甜。”

 “……”叶修默默接过来。能让张新杰在吃东西的时候说话,算不算是GET到一个新技能?

吃完东西,张新杰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在杯盖里倒了一杯热茶递给叶修,然后很认真地说:“我也没病。进联盟前体检过的。”

叶修愣了两秒钟,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如果不是张新杰,他一定会以为对方是在嘲讽。

他喝了茶,说了声谢谢。

“叶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牧师单挑的技巧么?”

“……这个梗你怎么玩不腻啊?”

“因为好玩嘛。”

“为什么……今天你要和我一起……来玩?”

张新杰直盯着叶修的眼睛,叶修被他看得有些心慌,不着痕迹地把视线转到眼前飞舞的红嘴鸥身上。

“天天宅对身体不好啊,K市空气环境这么好不出来逛逛太浪费了。”

“苏沐橙呢?”

“她?和楚云秀出去血拼了。”

“那……”

“怎么了?不喜欢我跟着?”

“不,我喜欢!”张新杰迅速回答,然后又觉得这话说出来很怪,“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他也转回头看着眼前的湖光美景。

“大家都说我很奇怪。早睡早起,生活规律对身体有益。平时练习和比赛都是坐在电脑前,久坐对肩颈、腰椎不好,只有坚持锻炼才能保持健康的身体。吃饭的时候说话注意力不集中不利于消化,还会造成肠胃负担。提前做好安排,根据日程表行动,所谓细节决定成败。这样就是机械刻板?”

张新杰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错,也不打算改变坚持了十几年的生活习惯,只是因为别人恶意的嘲笑感到难受。他有超乎同龄人的成熟和稳重,但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这些话他憋在心底很久,说出来会好过一些,但是他找不到人倾诉——除了眼前这个烟不离手的男人。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叶秋就是有着百分之百的信任,明明见面才是第二次,网上也大多只是聊荣耀相关,他们之间并不算熟,甚至因为所在战队的关系他们应该算是“敌人”。

“你觉得荣耀是什么?”叶修突然问,“有时候我看着你们会忍不住想,啊,这群孩子真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你看,荣耀职业联盟现在的发展欣欣向荣,作为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你们和运动员一样,拥有万千粉丝,收入也不错。”荣耀职业联盟成立四年以来,选手的收入成几何级增长,再加上比赛分成、周边销售,职业选手的收入远远大于同龄人。如果是大神级的选手,收入更是不菲。

“可是早几年呢?还没有荣耀的时候,啊,甚至是荣耀刚开始的时候。大多数人认为这只是‘游戏’,是电子海洛因,是毒害小孩的洪水猛兽。”

叶修狠狠抽了一口烟。

“你们能想到我们当初是在什么环境下玩荣耀么?有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住就不错了,去参加比赛主办方能报销来回路费、按时足额发奖金就好了。从那时候开始的选手,包括你们老韩,哪个没有因为选择这条路被自己家人不理解,遭受世人白眼?”

“既然你认为自己是对的那就坚持啊。”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拍拍张新杰的头。

“……我明白了。”听了叶修这番话,张新杰心里也颇有些感触。叶修说的老气横秋的样子,其实也不过大他四岁。联盟早期的职业选手,确实是开荒一代,说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蓬勃发展的荣耀职业联盟也不为过。

“刚才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出来玩?”

“嗯!?”

“等你打败我,我就告诉你原因。”叶修裂开嘴笑了,“你可以选择个人赛、擂台赛,或者明年在全明星上挑战我啊,明年你是二年生,还有机会的。”

“……”

 

从翠湖公园出来,叶修又陪着张新杰去买鲜花饼。张新杰买了一盒寄回老家,买了一盒大的带回去给队友吃,还买了一盒小的递给叶修。

 “这是给苏沐橙的。”

叶修再次感受到张新杰的细心。

因为时间也不早了,两人准备打车回酒店。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叶修一拍口袋:“糟糕,烟没了。”他要张新杰等等,去街头小卖部买烟。

这时一个年轻的妈妈背着大大的包推着婴儿车走过来,站在张新杰旁边等红灯。车里的小婴儿一边吸着手指一边对着张新杰笑。看到小婴儿可爱的样子,张新杰也忍不住微笑。

突然年轻女人的手机响了,手机好像是放在包里比较深的地方,她急着掏手机,无意中放开了婴儿车。就那么一刹那婴儿车突然滑出去,女人愣了下,要冲出去的瞬间张新杰把她推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叶修刚买好烟就听见人群的惊叫声,转过头看到的是张新杰冲进车水马龙的背影。叶修觉得整个世界好像在此刻静止了,耳边嗡嗡嗡地响个不停,他死死盯着张新杰的身影,头皮好像快炸了。

他眼前出现了那个穿着白衬衣的清秀少年,笑容坚强、自信、灿烂。他们因为荣耀结识,一起研究游戏、研究技能、研究装备。他们一个选择近战的战斗法师,一个选择了擅长远战的枪炮师,他们约定要携手站上荣耀职业联盟的顶端。

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破坏了这一切。肇事司机醉酒驾车闯红灯,为了避开前方来车他猛打方向盘结果狠狠撞上了在一旁等着过街的少年。

闻讯赶到的叶修和苏沐橙看到的是混乱的事故现场,和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是血的少年。肇事司机只是受了点轻伤,少年却再也没能睁开眼睛。

叶修呆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几乎无法呼吸,不知什么时候他已是一身冷汗,刚买的烟被紧紧攥在手里。他看着张新杰把婴儿车推回到路边交还给年轻的妈妈,看着张新杰对急停的车弯腰道歉,看着张新杰向他小跑过来。

他没事。他还能动、还能跑、还能说话、还能笑。叶修想赶紧走过去确定他一切都好,但是脚下一个踉跄,张新杰快步上前扶着他。

张新杰的嘴在他眼前张张合合,但是他什么也听不到。直到感受到张新杰手心传来的热度,他终于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张新杰的胳膊,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的浮木一样死死拖住他。

“你做事都不用脑子吗?出了事怎么办?!”

叶修冲着张新杰吼完,三两步跨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打开后座的门,冷冷地说了一句“上车”,把张新杰推进去,请司机开车去宾馆。

整个过程叶修都面无表情,坐在车上的他看着车窗外飞驰而退的景色一言不发。张新杰什么也没有问。叶修一上车就紧紧握住他的右手,张新杰能清楚感受到对方冰凉的指尖微微发抖。当时那么莽撞地冲出去会有什么结果,现在想起来也有些后怕,但是那一瞬间确实没时间容他思考,只是顺应了自己的本能。但是他并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反应这么大。

十多分钟后出租车在霸图住的宾馆前停下,叶修把张新杰放下车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后就上车离去了。

叶修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太失态,可是他没有办法控制。他无法不去想那场车祸,还有那个英年早逝的少年。

回到宾馆,嘉世的大巴车已经停在门口,苏沐橙正在车旁张望,看到叶修下车赶紧走过来。

“回来了?你脸色好难看,没事儿吧?”苏沐橙敏锐地发现他的不对劲。

“没什么。这个给你。” 他把点心盒递给苏沐橙。

“鲜花饼?听说很好吃啊!”苏沐橙接过来,“怎么想到给我买礼物?”

“张新杰给你的。”

“新杰?你们下午在一起吗?”

“嗯。”叶修不想多说。

这时陶轩从车上下来,身后跟着经理崔立。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大家都在等你。早叫你买个手机你又不听,想联系都联系不上……”

陶轩的絮絮叨叨让叶修心里更加烦躁:“我人不太舒服,晚上就不去了。”

“反正叶队一贯都不露面,今天的活动也不需要他出场。就让叶队好好休息吧。”看陶轩要再说什么,崔立赶紧打圆场。

叶修确实脸色苍白,陶轩也没再勉强。

“哪里不舒服?需要给你买药么?”苏沐橙关心地问。

“没什么。”叶修笑笑,“睡一觉就好,你们赶紧去吧。”

 

苏沐橙到了活动会场一看时间,离开场不到半小时,张新杰应该已经入场了。她想对张新杰说声谢谢,还想问问下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张新杰坐在霸图选手区的席位上,全神贯注地看着大屏幕上昨日新秀挑战赛上的精彩片段。因为霸图和嘉世的关系,两个队的选手区之间隔得有点距离。苏沐橙走过去,一些提前进场的霸图粉丝看到嘉世队员走过来都发出夸张的嘘声。她也不介意,径直走到张新杰面前。

“鲜花饼很好吃,谢谢啊。”

“不用谢。”张新杰抬起头。

“嗯……”张新杰推推眼镜,“叶队还好吧?”他还记得自己下车时叶秋惨白的脸。

张新杰果然是知道什么的样子,苏沐橙正要问,突然看到李艺博和霸图的随队记者有说有笑地走过来。

 “等下再说吧。”苏沐橙向张新杰挥挥手,“我给你短信。”

 

第二天是以表演性质为主的活动。通常是以荣耀游戏为脚本设计出来的一些小游戏,随机抽取现场观众和报名的选手一起比赛。最后的一项活动是玩家与职业选手对战。当天会参加的职业选手早已安排好,其他的选手到现场也只是坐在台下观摩。

活动开始不久,张新杰接到苏沐橙的短信,他向队长请了个假。两人在选手通道外相遇,但是这里来来去去的选手和工作人员都多,也不是个说事的地方。苏沐橙带着张新杰去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

“以前来这比赛时他们会躲到这里抽烟。”苏沐橙笑着说,“今天叶秋是和你在一起啊?你们遇到什么事儿了吗?”

张新杰一怔,然后简单说了下午发生的事。那之后叶秋就变得很奇怪,他不是不想知道原因,只是叶秋的态度让他无法开口询问。

听了张新杰的介绍,苏沐橙什么都明白了,而且她觉得自己大概在无意中还发现了一些别的事情。

“你知道苏沐秋么?或者说,你听过秋木苏么?”

苏沐秋这个名字听起来和苏沐橙应该有关系,而秋木苏……张新杰想起自己在刚喜欢上荣耀的时候经常在网上搜索“一叶之秋”,“秋木苏”这个名字曾经出现在一些很古老的视频中,是个和一叶知秋并肩作战的神枪手。还有在一些早期关于荣耀操作、技巧、职业的文章里,这个名字总是和“一叶之秋”排在一起。但是这个ID已经消失很很久了。

“他是你的……?”

“哥哥。”苏沐橙笑了一下,笑容是那么落寞。

“他也很喜欢荣耀,和你们一样。他曾经非常看好这个游戏,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上面。后来,我们认识了叶秋。”

张新杰再次想起苏沐橙是叶秋带入嘉世的传言。

“哥哥和他非常谈得来,他们都想在这个游戏里弄出点名堂,天天都泡在一起研究讨论。后来,荣耀职业联盟要成立了,哥哥和叶秋已经算是游戏里有名的高手,都被战队邀请准备正式加入职业联盟。但是他遇到了意外。”

说到这里苏沐橙声音有点哽咽,但脸上还是挂着微笑,“是车祸。他明明只是遵守交通规则站在路边等着过马路而已……肇事者喝了很多酒,就那样……然后……”

苏沐橙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张新杰有点明白叶秋下午失态的原因了。

“对不起。”

“干嘛给我道歉啊。”苏沐橙拍拍他,“你好厉害呢!助人为乐。”

两人随后陷入沉默,过了片刻苏沐橙先开口:“回去吧。”

“嗯。”

“出来这么久你们老韩不会生气吧?”苏沐橙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把眉尾撑起来,弄出凶神恶煞的样子。

“不会。”张新杰轻轻回答,“等下,我可以去找叶队么?”

“嗯。你知道我们住的酒店吧?他住1207。活动结束会比较晚,没问题么?”活动正式开始的时间是晚上八点,整个结束差不多要两个多小时,张新杰从会场过去再回自己宾馆,赶不上他睡觉的点吧。

“知道了,谢谢。”

TBC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