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朝朝暮暮(第四章) by千夜

帮朋友代发,不是我写的……


作者说:

因为文章是原作延伸,很多原作梗,尤其是第三、第四章,对话大多是原文。因为觉得这些对话很能提现人物性格,都舍不得删,所以每一章都很长(汗)目前打算的是713成都ONLY首发,压力有点大。希望大家看了觉得不错的话,点喜欢和推荐,更希望看到大家的评论。


第四章 赌局

约好赌局后张新杰没有马上离开公会工作室。整场战斗中他只出手了一个神圣之火。夜未央几乎没有移动,转动视角高度集中地观察着战局中的每一个变化。

谨慎的他没有忘记录下视频。虽然只是录屏,但是他也反复观看。从君莫笑的意识,到他的站位,到他的操作,再到他的技能变化。

玩荣耀四年,张新杰选择的职业是牧师,但是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其他23个角色他也都操作过。散人这种玩法他虽然也陌生,但是并不是一无所知,也不是完全无法推导。

散人可以操作24个职业的低级技能,具有其他职业都不会有的短CD技能优势,在荣耀初期确实具有极大影响。但是部分低级技能需要武器支持,背上24种职业的武器?那么不用打就先被负重压趴下。所以网上留下的散人视频中没有玩家能真正完全使用全技能。

尤其是荣耀三周年第三区开放,游戏将原本50满级提升到 55级,并设定50级角色必须完成职业觉醒才能继续升级,散人就这么成为传说。毕竟不能继续升级的散人与其他职业20级的差距如同鸿沟无法逾越。

不过荣耀五周年在第五区开放的同时也开放了名为神之领域的区域,理论上散人可以进入到神之领域继续升级——前提是操作者能在20级等级差距下完成神之领域的挑战。

现在有人操作着散人出现在第十区,还有一把能够变化形态的武器。张新杰一边观看视频一边在脑海中模拟君莫笑拿着那把银武的操作。在观察中他又意识到散人对操作者的要求非常高,要百分之百发挥散人的威力,操作者不仅需要精通荣耀全职业,还要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以及足够的手速。

虽然说网游里的玩家藏龙卧虎,但要是说现在有一个人能满足以上条件,张新杰脑海里只能出现那个人的身影——有“荣耀教科书”之称的叶秋。

如果是叶秋的话,操作50级的散人完成神之领域的挑战不过是件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君莫笑真的是叶秋吗?张新杰暂且按下心中的疑惑,开始评估晚上的赌局。

单论个人实力,公会这边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包括自己。牧师单挑风格诡异、技能变化多端的散人?玩笑开大了。但是团队赛讲究的是战术、配合,强调的是团队赛的默契。蒋游也说过对方的队伍是第十区开区以来才集合成长起来的,那么霸气雄图这边精英团的整体优势应该是超过对方。

张新杰看了下表,离六点的晚饭还有一点时间,便安排了蒋游四人和夜未央一起去竞技场练习。他也需要一点时间和团队磨合。

晚饭后他向队长汇报了下午的情况,韩文清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说:“到时候告诉我结果。”

“好。”张新杰转身准备回自己宿舍。

“他有告诉你他现在在干什么吗?”

背后突然传来韩文清的询问。

张新杰停了脚步愣了几秒,缓缓转过头,迎上队长严厉的眼神,回答:“没有。”

他一直有预感韩文清已经知道了,只是没想到两人第一次谈论这个话题是在这种情况下。

快九点的时候张新杰到了公会工作室,准时上线。角色也是下午下线所在的位置——竞技场门口。蒋游等四人早在此等候。

“开始?”

“人不够。”

“四小时三十七分还凑不齐人?”张新杰对这个效率非常鄙视。

“没办法,改个时间吧。十二点行不行?”

“不行。”十一点可是他雷打不动睡觉的时间。嗯,除了……突然发现自己有点走神,张新杰推推眼镜强迫自己拉回思路。

这个君莫笑总是给自己奇妙的熟悉感。

“那你说。”

“你什么时候能凑齐人?”

“十二点。”

“明天吧。希望你不要再爽约。”张新杰不想浪费无谓的时间。

“哎等会儿,我这有人了!”

对方突然叫道,然后飞快发了个竞技场房间号过来。

张新杰带着蒋游他们直接组队进入,君莫笑那边目前只有他和一个叫风梳烟沐的女枪炮师。剩下的三个空位上人一直没有确定。

“你们的人呢?”

刚发出消息,又有两个角色确定:包子入侵和流木。

“流木?”蒋游惊叫。

“这是谁?”

蒋游正在介绍这个27级的剑客昨天杀了他们不少人,消息栏就立刻被这个流木刷屏了。

“抓紧时间,抓紧时间,抓紧时间!”

“而且话很多。”蒋游又补充一句。

“剑客话多已经是一种流行了。”张新杰说的当然是蓝雨的黄少天。众人笑。

但是第五个角色是一个连蒋游他们都陌生的名字——零零杀。

进入比赛这个零零杀就立刻冲向战场,蒋游还在对张新杰介绍对面角色的情况。大家都对他的举动感到不解,张新杰还在琢磨这是哪个战术,零零杀又迅速后退,结果掉进熔岩。

张新杰没有轻敌,面对任何对手都保持他严谨、认真的风格。他指示蒋游他们采用X阵展开攻击,在接近对手的地方又变化了站位。

对方团队捕捉到最佳的攻击时机,目标是他操作的牧师夜未央。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张新杰打了个时间差,指挥蒋游他们直取君莫笑。

晚上的比赛君莫笑没有再用下午的紫武,而是甩出了一把奇怪的武器,一个飞枪半途转道。

这就是他的那把银武吧?张新杰一边观察君莫笑,一边留心着场上的变化。

比赛前他对双方团队的实力有初步的分析,结论是霸气雄图这边拥有配合上的优势。君莫笑有个人技术优势,但是如果团队里其他人的能力不足,按照木桶理论,整个团队的水平也会降低。比赛刚开始蒋游介绍那个27级的流木,也不是君莫笑团队中的固定人员,那个零零杀的表现弱得让人无语。所以张新杰觉得他们胜率极高。

可是这个流木,对时机的捕捉恰到好处,几个细节展现了大神级的操作,虽然没有夸张的消息刷屏,张新杰还是马上想到一个聒噪的家伙。

而那个女枪炮师,牵制和配合的能力也非常出色。

对抗中对方没有用什么战术,也不怕什么木桶理论短板效应的。短板?人家直接把短板拉长!

非要说战术,那就是明星战术,不需要配合,不需要合作,直接暴力碾压。

张新杰此时脑中浮现一个可怕的念想。这念想很合理,但是他却有些不敢相信。

 

除他以外的四个人在熔岩中被人欺负,对方现在根本不准备再先灭牧师。张新杰面对这样的场景继续对熔岩里的四人回复,同时绞尽脑汁思考对策。

他指挥了几个方案让四人自救,结果都被对方打断。 蒋游他们还是不肯放弃,干脆在熔岩里四散开来。但是单对单的形势对方更乐意看到。

张新杰忍不住苦笑,他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既然蒋游他们还在继续努力,他又何必去泼冷水呢?霸图,从来都是勇往直前,从不言败。无论是战队,还是公会。

他继续回复着技能范围内的队员,计算着夜未央的法力续航时间,然后关注君莫笑手里那把百变的银武。

毫无疑问这是一把专为散人打造的武器,攻击力也是绝对的银武水平。从已经变换过的几个形态来看,攻速应该都是统一的5。

比赛结果如张新杰所料,神枪手、剑客接连倒下。爱凑热闹和拳法家虽然在牧师的回复下顽强支持,但夜未央的法力也撑不了多久了。

“我们输了。”张新杰在公共信息栏敲上消息。

“哈哈,承认承让。”对方回道。

“你是谁?”

“如你所见,高手一个。”

张新杰沉默了。

 君莫笑、流木、风梳烟沐。

叶秋、黄少天、苏沐橙。

这三个名字早已在他脑海闪过。无论是他们的意识、操作,还是在战斗中表现出的细节。

但是严谨的张新杰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是不会轻易做出结论的。 

假如真是这三个人,那张新杰不得不承认,他这次玩笑开大了。就带着蒋游四个,想战胜他们带领的队伍,简直是天方夜谭。

尤其是叶秋和苏沐橙这对整个荣耀圈最佳搭档的面前,把默契和配合当做优势?开什么玩笑。

如果真是这样,张新杰会很尴尬。但是现在他无法回避这种猜想。

对叶秋和苏沐橙,他更多的是直觉上的熟悉。他对他们的配合实在太熟悉了,虽然君莫笑的职业不是战斗法师。

而流木一个操作就完全暴露了神级的水准。蒋游也说过这人话很多,刚踏进竞技场房间的时候他也是迅速刷屏。对抗中流木非常安静,是换操作者了?

或者是特意隐藏特点?

这样刻意隐藏,是不想被人发现。被谁?我吗?

怕被我看穿,这么说来,他们知道我是谁?

张新杰不可避免陷入思考。如果对方真的是叶秋他们,而且知道夜未央是他在操作,为什么他不和自己打招呼。

最后君莫笑没有用文字,而是语音对他们说:

“几位如果没有什么还要说的,就退了吧?”

是叶秋的声音吗?张新杰努力想了想,真想开个录音器录下来仔细研究。他和叶秋接触并不少,对对方的声音也不是不熟悉,但是通过耳麦传来的声音会失真。叶秋没有手机,平时在QQ也是敲字聊天,在职业比赛中又是直接屏蔽敌我双方语音的。张新杰担心自己是因为先入为主才认定对方是叶秋。

“凌晨是不是又要一线峡谷见啊?”

这嘲讽让蒋游咬牙切齿地说:“你等着!”

“哈哈,等着等着,赌约随时有效,欢迎再来。”

“退吧!”张新杰说了这句话后,散人一起退出了比赛。

 

“哈哈哈哈,张新杰不给力啊!看到我那精彩的一剑没有?他以为那样就能限制住我了,我不得不说,他太天真了。”黄少天等对方退了比赛,迫不及待开始唠叨。

“嗯,还不错。”叶修有摘耳机的冲动。

两人又聊了几句,很快也退出了竞技场。

“你还不去睡觉?”叶修问黄少天。

“十点不到,我又不是张新杰。”黄少天快速吐槽,不过没有用语音而是打字。

“他是十一点睡觉。”叶修也在消息里回了一句。

“你记得还真清楚哈。”

叶修没有回答。

“那啥,老叶,我说,张新杰知道君莫笑是你嘛?”

“我没说。”叶修觉得自己虽然没有直说,但是按张新杰的水平不可能看不出来他们三人的身份。不过凭他对张新杰的了解,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是不会下定论的,所以最后他直接用的语音。

结果对方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这让叶修有点小郁闷。

反正在他那里吃瘪也不是第一次了,或者说都有点习惯了。

不过眼下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

“你知道了?”

“不光是我知道,我们队长也知道。是我们队长看出来的。我们队长的厉害你是知道的。你们那些蛛丝马迹别人看不出来,我们队长就不一样了。比如上次全明星,啊,还有那次你们……”黄少天狂飙手速,噼里啪啦打了一堆字,分段发过去。

“哦,原来这样啊。”叶修很平静,“文州的确挺了不起的。”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们队长是谁,他……”黄少天敲了比刚多三倍的文字发过来,把喻文州夸成一朵花。

“可惜是个手残。”

“喂,老叶,我警告你哦,不准说我们队长是手残!”

“对了,上次看到有个手操能提高手速。”

“是吗?快发来给我,我请队长练练。”

“还说不是手残?”

“叶秋你!”

为了逃避黄少天的消息轰炸,叶修让君莫笑下线了好一会儿才重新上线。黄少天看他离线也很干脆退了流木。

 

霸图俱乐部。

工会工作室没有人说话。他们都观看了整个过程。比赛前因为有张副队加入,参加的也都是公会顶尖的高手,他们都认为这次一定能获胜。尤其是之前被君莫笑欺负过的人,已经在脑内幻想比赛后要怎么好好去嘲讽一番。

这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结果。

“我的失误。”突然有人说话了,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张新杰身上。

 “我严重低估了对方的实力。无论是君莫笑,还是流木,还是那个风梳烟沐,他们的个人能力都很强。” 他们严谨的副队长认真地说,“这场比赛,有他们三个就足够了,另外两人是谁并不重要。”

“君莫笑到底有多强?”蒋游忍不住问道。

“或许应该进一步摸清他们的实力。”

“进一步摸清?”

“好他再约一场。”张新杰说,

“还约?”蒋游吓了一跳。

“他说过赌约随时有效的,是吧?”最后一句话蒋游应该也听到了。

“是说过,可我们……”蒋游心底完全没有战胜对方的信心,还好今天晚上的赌约没有公开,比赛也只有霸气雄图的人参观。不然沦为绕岸垂杨第二,被打脸的可是霸气雄图整个公会,甚至还会影响到战队。蒋游觉得自己担不起这个责。

“我会带人过来。”张新杰说。

整个工作室的人听到他的话都沸腾了。张副队说要带人,那自然是带战队的人来。君莫笑的实力强大到需要职业战队出场来降服吗?

蒋游则是兴奋起来。如果是霸图职业队出马,拿下君莫笑他们易如反掌。如果君莫笑真的强大到连霸图都能战胜,还会在网游里混么?不早就加入职业联盟去冲击冠军了?

“什么时候?”

“过两天就是周六,有比赛。约他周日吧。”

“好!”蒋游答应着,立马去联系君莫笑。很快就收到了君莫笑同意的回应。

“那好,我先回去了。”张新杰点点头离开了。

他看到训练室还亮着灯,就走过去。

韩文清正在操纵大漠孤烟进行一个常规练习。他全神贯注,完全没有注意到张新杰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张新杰默默注视大漠孤烟的行动,他已经看出大漠孤烟的跳跃节奏在之前的练习过程中就出了问题。从第一赛季加入荣耀职业联盟的韩文清也到了职业第八个年头,他的年纪比叶秋还大一点,现在他的反应和手速已经出现下滑。比如现在正在进行的这个联系,他已经无法达到从前的记录了。

漆黑的电脑屏幕上显出张新杰的身影。

韩文清回过头来,张新杰依然一言未发。

“怎么样?”

“输了。”

“输了?”韩文清眯着眼,目光凌厉。

“对方实力之强超乎我的意料。”

“有多强?”

“职业水准。”

“笑话,职业水准跑去打网游?”韩文清冷笑。

“我不是也去了。”总是会有一些特例的。

“拿录像来我看看。”

张新杰用训练室的内线电话给公会工作室打了电话,请蒋游传来录像文件。

一开始零零杀的表现让韩文清动怒:“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就输给这样的对手?”

这种对手,别说有张新杰在,就是公会他们几个人也不应该输!

“那只是个划水的。”

韩文清接着看。

张新杰的安排和战术没有什么问题。直到君莫笑空中飞枪变向躲过张新杰只会做下的不止。

“散人?速度还不错。”

张新杰知道韩文清说的是君莫笑的反应和手速。韩文清很少夸人,这一句“还不错”已经是很大的赞扬了。

到了流木那神级操作的一剑,韩文清点下暂停,然后重放、慢放,反复了三次。

“这样的操作……”韩文清也迟疑了。不过对抗中偶尔也会有瞎猫碰上死耗子,靠运气超常规发挥的情况。于是他继续看下去。

看到公会四个人被相继扔到熔岩里,韩文清怒气冲冲地关了视频。继续看下去简直是自取其辱。

“流木这场比赛中没有发什么消息,但是据之前和他交过手的人说,这人话很多,语音、文字泡,都很多。”

“你在暗示什么?”

张新杰没有下结论,只是继续叙述他在比赛中观察到现象。

“即使是这样,你们输得也太难看了吧?”

“是我的失误。”张新杰从不逃避自己的问题。

韩文清再一次打开视频,不过这次他关心的焦点完全在君莫笑身上。竞技场里的录像可以调整视角、距离和角度,君莫笑的银武做出的变化一目了然。

但是这么一件自制银武出现在网游新区,确实不寻常。

“我认为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接触来摸清底细。”张新杰说。

“其实你心里早有定论的吧?”

张新杰不语。下午韩文清才提过“他”的事,他不希望队长误会他希望进一步接触是出于自己的私心。

“目前的联盟里,有谁最适合做散人这样的多面手呢?”

“呃……”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那个名字。

“毫无疑问,喻文州。他素质全面,虽然手速不行,但是用这个多面手的职业来策应全队,应该足够了。”

张新杰对韩文清的回答稍微意外了一下。队长不是故意不说叶秋名字吧?这个念头一晃而过。不过仔细推断一下,也不是没有可能。流木太像黄少天了,如果是和喻文州在一起,那再正常不过,整个事件也可以看做是蓝雨俱乐部在测试银武。

不过喻文州的手速只能“操作”散人,却不能“驾驭”散人。散人要想给对手带来其他职业一个大招的伤害,需要几个甚至更多的操作打出长串的技能。这对手速的要求是非常高,繁复的操作给操作者的运动损害也非常大。

“但是君莫笑在线的时间相当长,也不像是代打的样子。无论是喻文州还是联盟里任何一个人,实在不像是有这么多的时间。”张新杰避过“手速、操作”这两个词,“其实……还有一个人……”他几乎忍不住要把自己喂狗肯定的推断说出来。

“你是说叶秋?”韩文清冷笑一声,“他已经滚蛋了,还出现干什么?”

张新杰没有回答。

“你后来怎么处理的?”

“约了他们再战一场。我想从队里带点人过去。”

“哦?手上有什么方便的账号?”

“拳法家……有一个。”张新杰知道韩文清嘴上那么说,心底还是想亲自去见识一下。

“那我倒是可以去见识一下。”韩文清说着,目光又停留在视频中君莫笑的身上。

他们最关注的,始终是这个散人君莫笑。

张新杰回了房间。他打开电脑,准备上半小时网就去洗澡准备睡觉,结果QQ有人留言。

是个陌生的头像:写得跟哭似的一个“笑”字,名字则是——“君莫笑”。

号码却无比熟悉。

张新杰愣了一下。

对方只有一句简单留言:“周日晚上九点,不见不散”,后面附了个笑脸表情。

果然是他。

张新杰推推眼镜,把这句话看了又看。

之前他一直因为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君莫笑是叶秋。现在得到对方的肯定,他又满腹疑问。

为什么要退役?无论是这个赛季叶秋操作一叶之秋的比赛,还是网游中他操作君莫笑这个散人账号,都看得出他的反应、意识、手速都保持得很好,根本没有到需要退役的地步。

为什么要离开职业联盟?虽然有百花前队长张佳乐上赛季末因为连续夺冠失败,心灰意冷宣布退役在前,但是凭张新杰对叶秋的了解,他不是一个不敢背负责任和压力的逃兵。

如果是失去了对荣耀的热爱,他不会选择一个操作复杂的散人在新区搞得血雨腥风。从蒋游他们的描述来看,他的一切做法都是为了材料——是为了那把千变万化的银武吧——而不是为了在网游里虐菜找快感。

张新杰想起最近一次见面,叶秋比赛后一个人站在窗边吸烟时落寞的表情。他想起了叶秋无意间说道“觉不觉得现在的联盟越来越商业化?”。他还想起嘉世最近的比赛中,其他队员对一叶之秋的不配合。

答案呼之欲出。

假如退役和离开不是叶秋本意,那么这一切的原因就指向了嘉世俱乐部。

嘉世俱乐部早早谈下孙翔转会,而吸引孙翔加入的筹码之一就是“斗神”一叶之秋的角色,那么他们早就想由孙翔取代叶秋。因为俱乐部高层的默许,才会有其他成员在比赛中不服从叶秋的安排。但是嘉世比任何一个俱乐部都清楚叶秋的能力,他们不想要叶秋,又害怕叶秋加入其他战队成为他们最强力的敌人。他们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方法,将叶秋彻底从职业圈驱除。

这么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看着还是彩色的QQ头像,张新杰打了几个字发送过去:

“是因为嘉世?”

对方的QQ上一直显示正在输入,最后收到的消息却只有简单几个字:

“呵呵,都过去了。”

张新杰恨得咬紧了牙,嘉世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

率领战队连夺三冠的叶秋对嘉世来说劳苦功高,嘉世对他却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明明叶秋已经到了职业生涯暮年,还被剥夺了继续争取荣耀的权利。现在他在网游里操作的散人对他消耗非常大,会进一步缩短他的职业寿命。哪怕一年后叶秋再次回到职业舞台,他还能保持这样的状态多久?

张新杰既为叶秋的遭遇不平,又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愤怒。

“马上十一点了,快去洗澡喝牛奶睡觉。”

不等他回答又一条消息发过来:

“输给我很正常,不要影响到周末的比赛。加油!”

张新杰想打些什么发过去,手指放在键盘上却不知道该怎么敲字。

最后也只是发送了:

“好的。晚安。”

 

周日晚九点,是和君莫笑,不,叶秋约好的二次决战的时间。昨天的比赛霸图在主场以10:0的大比分战胜了明青。今天白天经过简单的休整后,由韩文清带领张新杰和白言飞到了公会工作室。一屋子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纷纷找了角色挤进约战的房间观战。

比赛还没有开始,君莫笑那边的阵容立刻让众人震惊。

君莫笑身边那些角色一个也没有出现。

“你说的哪些人呢?”韩文清问张新杰。

“约战里没有要求上什么人……”看到这个阵容张新杰就知道自己又被对方摆了一道。他已经知道君莫笑是叶秋,不过这个消息他还没有告诉韩文清。

“可以开始了吗?”公共频道跳出一句君莫笑发出的消息,张新杰几乎可以看到屏幕那边叶秋衔着烟坏笑的表情。

“开始。”游戏里韩文清已经果断回复了君莫笑的消息。

“你们对付那四个人,我去领教一下这个君莫笑。”韩文清简单布置。

张新杰听了立刻明白韩文清的意图,带领剩下三人跟在拳法家身后冲出。

对面五人的站位乱七八糟,张新杰心中有了不详的预感。叶秋不会是直接找了四个打酱油的来?这是太过自信还是料到自己这边将会由战队出马,干脆放弃这场比赛?如果是这样,他又何必要答应?难道说……

张新杰来不及想下去,双方已经在地图正中相遇。随机地图是圆形竞技场,完全没有战术走位的需要。

韩文清操作的拳法家击倒对方三人后直接迎上君莫笑。张新杰一边指挥白言飞他们拦住其他四人,更多的精力还是在韩文清和叶秋的对战上。

虽然韩文清明显处于上风,但君莫笑也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韩文清三脚鹰踏后继续抢攻,君莫笑却在此时一个柔道的挡拆技将拳法家摔翻在地。

“不给你点颜色瞧瞧,真怕你太骄傲。”

因为夜未央离韩文清的拳法师最近,张新杰也听到了叶秋的话。

“果然是你。”韩文清回了一句。

作为对手直接交手这么多年,两人之间实在是太熟悉了。几个回合下来都已经确定对方的身份。

韩文清和君莫笑继续一对一格斗。“要不要这么拼命的呀?”叶修还是那种吊儿郎当的语气。

韩文清不答,只是狠命抢攻,几个回合后,又一次击中君莫笑。

张新杰看着君莫笑被拳法家一通暴扁,心下却是不解。刚才韩文清的攻击叶秋不可能无法抵挡。再看君莫笑翻身落地,连受身都没有用。难道是……张新杰看了韩文清一眼,队长脸色铁青,应该也是发现了原因,所以也中断了攻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离开了一下,怎么我还没死吗?”

此时张新杰他们已经解决掉四个划水的酱油党,四人围到正在激战的二人身边,默默观战。

就在君莫笑生命不多的时候,韩文清的攻击又一次停止了。

“怎么搞得,就差一点了,抓紧时间。”

“你什么意思?”

“老韩同志,你的态度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只是这样一场比赛而已……”对方停了一下继续说,“当然我知道你任何时候都喜欢全力以赴。不过,是时候该慢下来了,你自己应该也已经感觉得到。”

“不好意思,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

“那就抓紧时间。”君莫笑踏进韩文清拳法家的攻击范围,一副“向我开炮”的英勇。

“认输的人,就自己退出吧!”

“退出,也不代表就是认输。”君莫笑果断退出,系统宣布霸气雄图的队伍获胜。

比赛后韩文清、张新杰、白言飞没有在公会工作室逗留,马上就回去了。毫无疑问对他们而言这是一次无趣的比赛,叶秋从头到尾都在偷懒。

“为什么呢?”张新杰有点搞不懂,“看他今天的所作所为,摆明了就是想输。”

“这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他毫不犹豫就选择了输,只能说明输对他更有利。”韩文清说,

“也或者是他认识到根本不可能赢?”

“那样的话,他不需要答应这场比赛。”

“所以说早在答应那时起,他就已经决定要输了这一场。”

“输了,他不会再碰霸气雄图的记录,反过来说,霸气雄图也不用再和他为难,或许这就是他想要的。”

“这样他得到了什么?”张新杰继续不解。

“时间。”韩文清淡淡地道。

张新杰怔了怔,依稀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在开始荣耀不久就加入霸图夏令营,接触的是职业的培训。再之后加入训练营更是走的职业化道路。网游他玩得不多,对公会之间勾心斗角的认识远比不上从网游一步一步踏上荣耀之巅的叶秋和韩文清,也难怪他一时想不到叶秋这么做的原因。

“你不会以为那个家伙是真的投身到网游业了吧?”

“啊……”

“也许再过一年,我们就又会在正式的赛场上见到他了。”韩文清说着,忽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跟着,握紧了拳头。

叶秋是不可能放弃荣耀的,张新杰心底也是这么坚信。韩文清的话让他心里更加踏实。

“他的话你也听到了吧,怎么看?”

张新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韩文清是在指什么。

“……慢下来……”

张新杰没有马上回答。

“你们都知道,”韩文清对张新杰,也是对白言飞说,“我现在手速、反应都下降了。”剩下的话他没有再说,但是张新杰和白言飞都感受到韩文清说出这些话时心中的不甘。

“对抗不一定要靠手速来取胜。团队赛是,个人赛也是。”张新杰斟酌了一下才说。韩文清也知道这种强硬的战斗风格会缩短自己的运动寿命。可是要改变自己一贯的战斗风格,这不是谁都能轻易做到的,更别说是勇往直前的霸图队长韩文清了。

只不过刚才叶秋说的对,现在的韩文清是该慢下来了。他已经不是可以依靠硬碰硬来确保胜利的年纪——说来电子竞技圈就是这么残忍的世界,明明才26岁,已经到了职业暮年。但是老将有老将独特的优势,在场上他们可以依靠经验和意识,用脑子来取胜。

“霸图……到了改变的时候吗?”韩文清喃喃自语。夜风中他挺拔的后背看起来是那么悲凉。

登陆QQ看到叶秋在线,张新杰点开对话框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今天晚上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对方很快回了条消息过来:“是啊。我可不会给你们机会摸清我们的实力。对了,联盟没有我,老韩是不是很寂寞啊,哈哈。”

“我也是。”

“呃。这话犯规啊。”

“你会回来吧?”

“当然。”

“等你。”

“等我。”然后一个挤眉弄眼的表情。

张新杰关了电脑。接下来他要好好思考的是霸图的未来。

TBC

评论(5)

热度(33)